杰给的指示很明确:房子是在后面那栋,门铃上的名字也给了,要上到四楼去(注一)。

德国的公寓电铃,对于不了解房屋结构的人来说,是很複杂的。这里的公寓往往不是单独成栋,而是分前栋后栋的围成了一个小小的方块,中间往往有个小花园或空地,供居民停放脚踏车或放置垃圾及资源回收。门铃也是按前栋后栋的排序着,乱中有序。

按门铃后,很快有了回应。很好,六点整。我準时,杰也準时。

打开了门,走过后了前栋的穿堂,经过小小的中庭花园,看到后栋的楼梯,慢慢拾阶而上;楼梯在我体重的压迫下,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。整个公寓包含楼梯,呈现出老旧而破烂的典型柏林老公寓景象。很多人喜爱柏林,就因为它是如的颓残旧;穷途潦倒的艺术家纷纷来到柏林,仰赖此地的便宜房租和低价的物价过活,柏林也因此逐渐成为一个前卫艺术之都。

残破,是柏林秘而不传的吸引力。

杰有一只狗,且在分租广告上这幺写着:「不管你是有色人种,或是白人,这里皆欢迎」,并附上一张照片。照片中,一只毛色类似台湾土狗的中型犬,被一个亚洲男生抱着睡觉。

「嗯,还真是各色人种都欢迎呢!」看到了照片,我在心中想着。

在楼梯上走着,也一楼一楼的算着,中间听到了楼上开门的声音。太好了,应该是杰开门着等我,这样我就不用猜是哪一户了。突然间,有一只狗出现在楼梯上,友善的摇着尾巴和我打招呼;牠走了下来,我拍拍牠。牠虽然看得出来很开心,但并不像一般的狗,出现激烈的讨好反应,诸如舔人、露肚、用屁股撞人之类的,只是耐心的待我打完招呼后,慢慢的走上楼,并每走几阶便停下来回头看我,看我有没有跟上。

走进门已敞开的屋内,我轻轻的在门口打声招呼,示意我的来到。唤了几声,都没听到回应,于是决定走进客厅内,寻找杰的蹤影。我慢慢的踱到厨房口,突然间,杰走了出来,并一脸惊讶的表情。我心中暗自纳闷,你连门都开了,怎幺会被我的到访吓到呢?但在后续的谈话中,杰的表现一派自然轻鬆,看得出来,他是个诚恳的人,于是我便没有在多想。

屋内家俱简单,甚至是破烂,但要出租的房间却是小而雅致的阁楼。阁楼中该有的基本家俱都有,搭着斜面的天花板及窗户,採光佳,安静而清幽。在我仔细端详小阁楼时,杰的狗--露西,也开心而安静的跟着我上上下下的。与其说牠想凑热闹,不如说牠很贴心的陪在我身旁,不吵不闹。

杰稍为解释了一下他的背景,也坦白说他才搬回柏林,缺钱所以才会找室友;且其实他之前就是住这间公寓,现在又搬回来。中间的细节他没有多解释,但看得出来,他也是个有故事的人。在我们闲聊之中,我忍不住对杰称讚了露西一下。杰听了之后,骄傲又开心的说着:「露西真的很贴心,总是陪在我身旁,陪伴着我,给与心理上的支持。牠也总是在上下楼梯时等慢慢的等着我,像我的保姆一样。」。

他停顿了一下,又接着说:

「牠在坐飞机时,可是跟我一样坐在客舱,而非货舱哦!」

我听了之后,愣了一下,心中有些疑惑,但我只是接口说,露西的命很好!因为一般来说,宠物狗都是要坐货舱的。之后这个话题就停在这,我们便接着谈着房屋的其它细节。整体而言,我喜欢杰,他似乎是个友善的人,而且我很喜欢露西。虽然杰的房子有些破旧,但阁楼却是十分的雅朴。对于接下来的两三週,杰的房子看起来是个短居的好地方,特别是有贴心的露西。我忍不住开始想着晨光之中,露西挺着毛毛溼溼的鼻子叫我起床的画面。

牠不只是一只狗:牠的工作是安抚人的心灵

但是接下来的两週,我会有朋友到柏林拜访我,和我一起合租一个房间。虽然我的朋友喜欢狗,但他并不习惯有狗在卧室之中。而且我其实还有另一间房子要看,于是我决定还是先按下想要脱口说出承租的冲动,承诺杰在看完另一间房子,并和朋友商量露西的状况后,会在这两天内答覆他。

在互相告别后,我回到家,收到另一位屋主寄给我的房屋照片。另一栋房子是在柏林的郊区,所以是透天的屋子而非公寓。照片中的房屋及房间乾净而整齐,看起来是比杰破烂的小公寓好很多,且房租相差无几;虽然我还是很喜欢杰的小阁楼。在和朋友商量后,我们决定承租另一位屋主的房子。于是我写了封信告知杰;在信中我不好意思说他的公寓和另一楼房子比,太破烂,于是我决定以露西当藉口,说我朋友还是不习惯有狗进到房间内。

十分钟后,杰回了我:

「对某些人来说,牠们不只是一只狗。你觉得呢?」

我看了信,觉得难过和内疚。我应该实话实说的,而不是拿杰心爱的露西当理由。于是我又回信给杰,问他是否能告诉我,为什幺露西可以在搭机时受到特别的礼遇。

十分钟后,杰又回了我:

「因为露西是只能提供心灵安抚的特殊工作犬。」并随信附上维基百科的联结。

根据维基百科,心理安抚犬(PSD, psychiatric service dog)是属于特殊工作犬的一种,只有有精神功障碍或失常的人,例如:精神创伤症候群或患有精神分裂症,才能申请此类特殊工作犬。

在美国,虽然此类工作犬不像导盲犬或导听犬一样,有立法保障其工作的方式和需求;但心理安抚犬在搭机时,可以和主人一同在客舱搭机,不必待在货舱。

不像大家熟知的导盲犬,心理安抚犬可以是各种品类或体型的狗,端看患者的需求而定;即便是小型犬类也是可以担任心理安抚犬的。

我在读了维基的资料,証实我心中对露西是特殊工作犬的想法后,我又写了封信给杰,问他有没有兴趣等下和我一起看展览,希望能有机会和杰当面多聊聊露西,并表达我的歉意。

但杰并没有再回信给我,我也再没见过露西了。

注一:欧洲许多国家所谓的一楼,其实是台湾的二楼;台湾的一楼,他们称之为地面楼(ground floor)。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