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滩上也太多贝壳了吧:《这幅画好烂》

赛希尔.巴隆(Cécile Baron)、弗朗索瓦.费里埃(François Ferrier)

译|黄明玲

沙滩上也太多贝壳了吧


  安朵美达是衣索比亚国王塞佛和卡西欧佩雅之女。由于卡西欧佩雅大胆宣称自己的女儿比那些涅瑞伊得斯(组成海神波赛顿巡游队伍的海仙女)更美,引起海洋之神勃然大怒,欲施加报复,扬言派遣海怪毁灭该王国。国王询问先知求得神谕,唯有牺牲女儿才能平息众神之怒。后来珀耳修杀了海怪,解救安朵美达并娶她为妻。

  如果没注意到把安朵美达栓在岩石上的铁鍊,还真难想像她是囚犯。散发青春气息的外型,倚姣作媚的姿态(大家请特别注意她双手的摆法),即便身处禁锢,她仍一派安详。画里前景散落的骷髅一点也未能令她生畏,她轻轻地将脚放在一个形状引人遐想的贝壳上,眼神迷惘,心思早已飘到别处。观众的眼神随着她曼妙的曲线游移,一缕贴身薄纱几乎连重点部位都快遮不住,衬得曲线益发引人遐思。

  此番慾望之神厄洛斯和死神塔纳托斯般的结合,原本可以构成一幅成功的万物虚空画〔注1〕,可惜画家并未见好就收。这幅画的右半部,突然来个大转变。先不管那风景的色调令人生厌,我们专注在动作方面就好。珀耳修面对一只可能才刚从核电厂度假回来的海怪,主动挑起了一场赢不了的战斗。想当然尔:我们很难相信飞马佩格索斯变成了只有一对迷你翅膀的佩尔什马〔注2〕,还能载着我们的大英雄打胜仗。

  就维特维尔而言,这场战斗老早就输了。画家希望能表达神话主题,但其複杂度超过了他的处理能力──如同伊卡洛斯飞得过高,终至烈日熔毁双翼──徒留观众眼见珀耳修微弱无助,却仍希望用尽全力解救安朵美达逃离灾难现场。

注1 万物虚空画:绘画词彙,是欧洲一种表现万物皆空、画着头盖骨的静物画。

注2 佩尔什马:原产于法国佩尔什地区的重型挽马,专门培育来从事粗重农活。

珀耳修抢救安朵美达,1611年
乔吉姆‧维特维尔(1556-1638)
画布:1.80 × 1.50公尺
黎塞留馆,三楼,13室

  

  两个孩子恰恰好,一个不嫌少!

  这幅螺旋状的构图真让人头晕目眩,只看到一群小天使几乎像是在施行邪恶巫术般,团团围住圣母,都要令人窒息了。可怜的圣母看起来一点也不安详平静,我们也只能体谅她。在背景层层积云重压下,她的光环好像随时都会熄灭,这群小天使在那儿哇哇大哭,圆胖胖的身型活像一团团的粉色棉花糖,保证你看了以后,绝对不会想再吃糖果,或任何果冻状的甜食。

  圣母怀里抱着的那位耶稣圣婴,还真是一点都不甜美可爱,恶狠狠的眼神就这幺瞅着人,叫人心里发毛,像是在说:「嘿!你让开!这可是我娘哪!」还搭配手势,伸长手臂摆在圣母玛利亚胸前,佔有慾强得很咧!

沙滩上也太多贝壳了吧:《这幅画好烂》

  可怜的圣母要面对这一大群像旋转木马般转个不停、黏着她不放的小屁孩,有的拉她裙角,有的抓着脚,揪扯一番后,又重新回到一片混沌。

  圣母简单典雅的长裙和细緻美好的脸部线条,对照起旁边那几个乱抓皇冠、外型怪异,甚至好像还没画完的小天使,简直有着天壤之别。再仔细就近看看这群小天使,不得不承认,画家捕捉小孩神韵的技巧的确纯熟。不过,真有必要画这幺多小天使吗?鲁本斯啊!我们要知道,一个小天使还可以,但是,三十个?那肯定会天下大乱的……

无辜小天使环绕圣母圣婴,1618年
彼得‧保罗‧鲁本斯(1577-1640)
画布油画:1.38 × 1公尺
黎塞留馆,三楼,多种画派,21室

 

  首航

  这幅画是玛丽.德.美第奇王后委託鲁本斯装饰巴黎卢森堡宫所绘,是关于王后一生的系列作品之一。每幅画都表现了她人生的重要阶段。1610年亨利四世遇刺后,她成为摄政王后,继续领导国家直到1617年──当时十五岁的路易十三登基。这幅画的主题是王后将政权交给儿子执掌。鲁本斯以非常圆滑巧妙的方式,画出和平移交权力的片段,略过了路易十三与他母亲之间实际上暗潮汹涌的紧张关係。

沙滩上也太多贝壳了吧:《这幅画好烂》

  啊!成年!充满无限可能、探索一切的岁月。如果我们如此相信,就会发现这幅画不单单只是表达路易十三开始行使王室权力而已。在前景,四个划着船桨的熟女,显露出对眼前这位小鲜肉「哈」得要命的模样。第一位女桨手看起来像是使出浑身力气要让船前进,其他人则各有不同心思;看看第二位,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握着桨,眼睛却往年轻国王那边死盯着;而第三位乾脆直接秀出她的双峰;至于第四位,早已满心激动,那痴迷的眼神、仰起的脸庞,光是国王在附近就足以令她心慌意乱。

  玛丽.德.美第奇则摆出一副明智母亲模样,似乎预见了儿子将来会遇到的情况,竭心尽力给他建议。在此同时,位于画中央的女人,正等着披红袍的女人完成布景装饰,準备要发出信号,表示庆祝活动开始。

  唉,一旦发现这代表着政治权力的垄断,此番禁忌欢愉的幻想随即破灭:一切都是寓言罢了。四位桨手象徵王室美德(权力、宗教、正义、和谐),高举利剑的女人代表的正是法国,手上还握着王权宝球;在后方降下船帆的是节制天使。但,到底为什幺要抑制我们的想像力?仔细想想,鲁本斯可以藉着寓言故事自由发挥,表现出路易十三和玛丽.德.美第奇看似相处和谐,实际上却冲突不断的场面。那幺,请允许我们也发挥想像,哪怕只是片刻,不那幺严肃……且稍微放肆些的法国历史。

  相关评论

  古根特教士于〈1750年卢森堡宫国王画展〉文中评论鲁本斯画作:「……画里的一些缺点,应该不能归因于其才能不足,而是仓促所致,这系列的作品是赶工完成的。我还要补充一点:这位艺术家的工作室画匠们早已捨弃了大部分的学生作品,但是当时为了加速完工,鲁本斯不得不雇用学生代笔。其实,画里那些认得出是出自大师亲笔之处,几乎没什幺可批评的。」

路易十三成年。王后将统治权交给国王,1614年10月20日,约1622-1626年。

彼得‧保罗‧鲁本斯(1577-1640)

画布油画:3.94 × 2.95公尺

黎塞留馆,三楼,鲁本斯绘美第奇画廊,18室

沙滩上也太多贝壳了吧:《这幅画好烂》

同场加映

缩小尺寸的鲁本斯画作,他在这幅画里以大胆构图和精湛笔法展现了无比天赋。

竖起十字架,1620-1621年

木板油画:0.32 × 0.37公尺

黎塞留馆,三楼,弗兰德十七世纪,22室

(本文为《这幅画好烂!史上最酸罗浮宫看画指南》部分书摘)

沙滩上也太多贝壳了吧:《这幅画好烂》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这幅画好烂!史上最酸罗浮宫看画指南》Le Louvre insolent

作者: 赛希尔.巴隆(Cécile Baron)、弗朗索瓦.费里埃(François Ferrier)

出版:好读

[TAAZE] [博客来]

相关推荐